她发现
2021-02-16 11:5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富贵妈妈指导我们要找对爆款,引导我们拉忠诚度高的粉。学习了一段时间后,原本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的丁欣也慢慢总结出了自己的一本“代购经”。“像在朋友圈里发的产品价格图,就分大图和详图。除了图片介绍以外,一定要创造条件让用户感受到产品的实际质量。”

之前,丁欣有一段陷入了瓶颈期,原因就在于她不是靠货而只是依靠福利来圈揽粘性不高的用户。

和文章作者王欣仪一样,同样出身农门、来自安徽宿州萧县的丁欣,在面对贫穷时,也没有自暴自弃。暑期放假,同龄人还在朋友圈中花式旅行打卡晒照、肆意享受惬意假期时,这个22岁的姑娘每天早早起床,在朋友圈中做代购、在老家市场摆摊,提前两个月为自己攒下了大四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其实那时候我心里也有点不服气。凭什么别人代购一天就有1000多块的收入,我就不能做到。”她开始在平台和微信群上“偷师”,加入到了好衣库的代购培训团队。

20岁出头的小姑娘天然对打折、特卖等词汇有着浓浓的好奇和兴趣。“以前我在老家,要想买一件美特斯邦威或者森马专柜的衣服,要下好大的决心。”

原来,开这门培训课程的也是丁欣同平台上的一位同行大咖,“她叫富贵妈妈,其实之前我就有听说过她,她现在靠代购收入达到了100多万。”

富贵妈妈鼓励像丁欣这样刚加入到代购的小年轻好好干。“听完课我才知道,原来做代购有这么多的门道。”

不过,丁欣的兴奋劲并没有维持很久,在经历过一场失败的“小白鞋战役”后,她第一次对自己的代购能力产生了质疑。

免责声明:

如今,慢慢上手的丁欣在找到目标客户群体后,一天能赚400块左右。对于丁欣而言,最重要的不是钱多钱少,而是整个人开始变得自信了很多。“我感觉好衣库确实是一个很温暖的大家庭,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互相鼓励,货卖得越多越好。”

现在,曾经怕丁欣因为兼职代购、影响学习而不支持她的父母,也慢慢转变了最初的想法。“我爸和我说,原来做代购比他卖粮食还赚钱。现在,我爸妈每天会和我一起摆摊。等到我9月份回学校上学以后,他们也准备在村里做代购了。”

100个代购,100种代购人生。在我们看不到的手机屏幕背后,他们正经历着怎样的酸、甜、苦、辣人生。好衣库,作为微信电商领域的领军品牌,一直以来关注代购,扶持代购成长,此次,好衣库推出【101种代购人生】系列故事,用文字、视频、图片,记录代购们的点滴故事。

最近,北京大学准大学生、河北衡水18岁女生王心仪的一篇“感谢贫穷”的文章,在朋友圈中被疯狂刷屏。

“说来也是挺巧的,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想做代购,就把我拉到了一个微信群。”在加入到这个专做正品服装代购的群里,丁欣突然有了找到组织的感觉。

就这样,在今年5月份,丁欣正式成为这家做正品品牌特卖的社交电商平台——好衣库的代购。

为此,在回家过暑假以后,丁欣特意在平台上批发了一批环球,人本,卡帝乐鳄鱼男鞋,在家里高铁站附近人流量大的地方摆摊。“大家看到东西的质量不错,样式比商场专柜上的多、还便宜,现在都找我网上下单了。”

这位高考成绩707分的“寒门贵子”在文章中写道:“贫穷带来的远不止痛苦、挣扎与迷茫。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刺伤了我的自尊,甚至间接带走了至亲的生命,但我仍想说,谢谢你,贫穷。”一篇“关于自己、关于贫穷、关于希望”的文章,引发了网友们强烈的讨论。

后来才发现,原来,做代购并不一定要天天飞来飞去,“即使你就在农村,在四五线的小城市,也可以做代购。”

为了吸引用户参与,她还特意学习了怎么制作h5。为了活跃群里气氛,丁欣发了好几轮的红包。“大家在抢红包的时候参与度都很高。后来,群里人数慢慢上升到170多人后,就有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实体专柜品牌服装高昂的价格让丁欣望而却步,而在网上,她发现,只要找对平台,质量好的品牌服装,完全能以一个她可以够承受的价格买下来。

“当时我的心都快凉了。”丁欣花了大力气搞完活动后效果却并不理想,“正好那时候赶上了期末考试,我当时真的都想直接放弃了。”

在了解到丁欣只送2双鞋,剩下的是满减特卖后,一些抢到了红包的人却在打出了“原来群主这么小气啊,真是浪费我流量”的微信后退群。

“大家收到货以后评价都挺好,说价格合理,质量也不错。”信心大涨的丁欣准备趁热打铁,摩拳擦掌大干一场。通过朋友、同学的介绍,她拉来了60多人,做了一场环球小白鞋的“我是运气王”活动。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这些品牌是我在家里商场中没有机会看到的。”兴奋的丁欣在朋友圈里特意发了很多特卖的信息,“我的朋友从来没有看过我发这么多条朋友圈,都过来问我微信是不是被盗号了。”

一个之前不经意的决定给这个贫寒的农家带来了希望。谈到未来,丁欣的音量不由得拔高:“现在家里人也支持我,我就想好好干,争取在大城市也能找到粉丝,把代购事业做的更大!”

很多工作人员会在群里发服装的小视频和文字介绍,有时候还会发抖音上的服装测评视频。“衣服不仅实拍,还能通过视频感受到它的质量,售卖的品牌服装价格也很合理。”

“刚开始做熟人生意的时候还好。”丁欣为身边的室友、同学、好朋友,连续代购了佐奈美的戒指项链、都市丽人的内衣和森马的外套。

回想起自己三个多月前第一天做代购时的心情,丁欣的语气依然十分激动。“当时我感觉自己一下子拥有了全世界。”虽然那个时候的丁欣,对平台上的诸如范思哲、杰克琼斯、阿玛尼这样的大品牌logo都还认不全,但是,这个小姑娘觉得,她真的第一次离这些品牌服装资源这么近。

“大三的时候,我同寝室的同学有朋友在做全职代购。”彼时,在丁欣的印象里,代购还是一个十分高大上和光鲜亮丽的职业。“我以为代购需要天天飞来飞去,要到澳大利亚、英国、日本、美国这些国家的大品牌专柜给顾客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