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说
2021-01-03 19:0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从地区的视角来观察,郑永年把融入“一带一路”战略的行动分为3个层面:宏观层面是国家在战略上的顶层设计,微观层面是具体的项目和商贸活动,应该交由市场自己来决定,中观层面则是把顶层设计落地的各种政策措施。他认为,中观层面是当前推动“一带一路”的关键环节,也是国内各地方政府当前面临的重要任务。海南也是如此。

在郑永年看来,放在这样的国际政治大背景下,“一带一路”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这不仅是一个经济、贸易、基础设施乃至资本合作的经济战略,更是一项推动区域治理乃至全球治理的政治战略。特别是自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出现了明显的发展失衡。要实现新的平衡必须有赖于实体经济的发展。“一带一路”战略,正是将中国具有优势的技术、项目、产能、资本等向亟需这些的发展中国家输送,以基础设施建设为先导推动发展中国家的实体经济发展,在共同发展中实现世界经济新的平衡。

“这就是在做和欧美大国传统做法不一样的事情。”郑永年表示,但这种新的平衡并不是替代和挑战现有的世界经济秩序,而是现有秩序的一种补充,是与现有世界经济秩序并行不悖的。因此,“一带一路”必然也必须是一个开放的体系,不仅面向亚洲国家,也面向全世界,让全世界都来参与亚洲的发展,也让全世界都有机会分享亚洲发展的成果,他将此称为“开放的亚洲区域主义”。

在他这里,创新不是宽泛的、形而上的,而是具体的、实际的行动。比如,海南要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门户,那么在鼓励机场、港口、海运等方面就要有具有很强吸引力的新政策,建设海洋开发服务保障基地和应急救援基地,也必须要有相应的配套政策,这些政策甚至在中国全国都是创新的、突破的,有了这样的政策,才能从中生成一批具体的项目。

“比如说,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有许多中央赋予的优惠政策,这是海南的一大优势。”郑永年说,建设国际旅游岛的第一个5年已经过去,海南一定要对过去5年的成效进行评估,总结好的经验,发现哪些政策措施还没有用或者没用好,以此来推动政策的不断创新。

首先,要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国际产业发展趋势,明确海南的发展定位,选准产业方向;其次,走出国门去,走到全世界产业发展最先进的地方去,把握产业发展的世界前沿;然后,做好人才培训、基础设施等配套工作;最后,还要跟踪服务领先企业,细致地招商引资,市场自然会将好的项目、资本等引进来。

如何理解“一带一路”战略?郑永年认为,必须放在当今世界政治潮流的大背景下。一方面,中国“大国崛起”,有意愿也有义务在维护地区稳定、构建地区秩序上承担更大的责任;一方面,地区内一些国家对中国崛起还有忧虑,希望引入外部势力介入,使地缘政治格局趋向复杂化,埋下了冲突的隐患。“亚洲过去这些年的快速发展,总体稳定的区域秩序是前提,未来亚洲要发展成为新的世界经济中心,也需要稳定的区域秩序。”他说:“这要靠什么?只有加强合作。”

郑永年教授对海南比较熟悉,曾经多次到海南参加论坛、会议等活动。其中,印象最深的还是博鳌亚洲论坛。今年3月的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以“亚洲共同体”为主题的演讲,“一带一路”成为各方争相讨论的最热门话题,会议期间还公布了“一带一路”的《愿景与行动》,这些都让包括郑永年在内的许多人加深了对“一带一路”的认识和理解。

新加坡就是一个“请进来”的典型。这个资源匮乏的城市国家,几乎全部产业、资源都是引进来的。郑永年认为,新加坡在这方面的经验值得海南参考借鉴。

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郑永年认为,海南正面临着难得的发展机遇。

“亚洲是当今世界最具发展活力的地区,有望成为未来的世界经济中心。欧美发达国家已经意识到参与亚洲发展的重要性,纷纷提出‘重返亚洲’的口号。”郑永年表示,但是他们面临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必须要处理协调好中国市场、东南亚市场两个市场。

身处新加坡的郑永年和海南之间,只隔着一个南海的距离。而这也成为他的研究中绕不开的课题。这位国际关系知名研究者经常来到海南,对海南也比较熟悉。他时常以一位旁观者的真知灼见,给予海南不无裨益的建议。而现在,我们之间又增加了重要的纽带,这就是“一带一路”建设,我们的采访也围绕这个备受瞩目的战略而展开。

在三亚飞往新加坡的飞机上,记者读到了新加坡最大的中文报纸《联合早报》,上面正好刊登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的专栏文章,讨论如何构建健康良性的中美关系,其中很大的篇幅围绕着如何处理好南海关系。

在新加坡采访的这两天,正值印尼总统、英国首相相继在新加坡访问。这两个国家也是参与亚投行最积极的亚洲、欧洲国家之一。郑永年对此非常重视,他认为这两国领导人访问新加坡,其实与“一带一路”也不无关系。

因此,中国的各个地区融入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也必须秉承开放的态度,在《愿景与行动》的框架下把国家的顶层设计变为切实的政策措施和具体的项目合作。不仅从本地区自身的需要出发看问题,也要从区域发展的趋势看问题;不仅要从促进自身发展的角度看,也要从扩大开放的角度看。“让‘一带一路’的战略,在中国各个省区市、在海南落地生根,还需要我们各个地方以更加开放的视野,落实更加具体的行动,决不能把‘一带一路’大而化之,泛泛而谈。”郑永年说:“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一带一路’成功与否的一个关键。”

海南首先有无以伦比的区位优势,是中国离东南亚最近的地区,又处于南海之中,最有机会连接起中国、东南亚两个市场。其次,海南有政策优势,有可能在很多方面率先突破、创新。而且,海南有巨大的中国市场作为广阔的腹地,这是新加坡无法比拟的。“应该说,海南的地理优势比新加坡更好。”郑永年说,现在,到了海南拿出制定切实的方案、拿出具体的行动的时候了。一定要有抓手,明白海南需要什么,就有望抓住这个机会。让海南成为中国“请进来”的一个重要国际门户。

“从海南省的实际情况看,‘一带一路’对海南不仅是‘走出去’,更是要‘请进来’。”郑永年说,海南十分强调“生态立省”,这就决定了海南没有过剩的产能可供输出。相反,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关键就是要国际化,具备国际的水准、吸引国际的客人、拥有国际的交通,才符合“一带一路”国际门户的要求,才能打造国际城市,建设好国际旅游岛。

“实话说,目前看海南的国际化程度还很低。”郑永年直言不讳地说,海南在发展中一定要把眼光放在国外,放在“一带一路”上,如果只是吸引国内的游客,海南就还不是真正的国际旅游岛,还没有实现国家对海南发展的战略意图。“海南融入‘一带一路’一定要国际化,关起门来绝对实现不了创新。”他反复强调说。

“听说海南也在发展医药业,新加坡的医药业就是这样从零起步‘请进来’的,今天已经成为世界重要的医药业中心。”郑永年说,即使是成功引进来的产业,也要以“国际化”视野不断地审视,抓住产业发展的重要机遇,不断进行产业升级。正是这使得新加坡始终走在产业发展的前沿。